柠檬视频芭乐视视频

> 家有悍妻怎么破

关振起原本想着殷氏生了四个孩子,看在孩子的份上将她软禁在院子里,可跟沐晏谈过以后他就改变了想法。殷氏品行不端心术不正,孩子们跟她接触多了肯定会受影响的。

第二天关振起将沐晏送去了符家后就折身回去,然后就让人套车将殷静竹送去了关家的家庙。

这消息对殷静竹来说仿若晴天霹雳。留在家里有几个孩子在总有出来的一天,可去了家庙再想回来就难于登天了。

可惜这次不管她如何哀求关振起都吃了秤砣铁了心,珠姐儿跟沐言来求情都没能让他没改变主意。

关振起不仅将殷静竹送去家庙,还将她手里的产业以及银钱都收了。没有钱,殷氏也收买不了人闹不出什么幺蛾子来了。

将两个孩子安抚好以后,关振起又去了侯府,然后带回来两个上了年岁的婆子。这两个婆子一个主要是照顾沐行,毕竟他身体虚弱需要人精心照料,另外一个就负责照顾珠姐儿三人。这些事他都自己处置,程都没假手衡氏。

梅妈妈的事到底是让关振起不放心了。梅妈妈散播谣言固然可恨,但从这件事也可看出衡氏并不在意珠姐儿姐弟四人的死活。

这么一番大动作自然瞒不过小瑜,她很是诧异地问道:“殷氏又干了什么,竟让关振起将她送去家庙?”

为了殷氏,关振起不仅跟她和离还与衡氏感情疏离。她还想着只有等殷氏做下违法乱纪的事牵连到关振起,那时他才会后悔。

莫琪说道:“就是关沐行生病的事,他这两日彻查了此事知道主使者是殷氏,冷了心就将他送去家庙了。”

咦了一声,小瑜问道:“他怎么会怀疑殷氏?”

纯白美少女温馨清晨阳光洒进屋子唯美图片

莫琪笑着说道:“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,不过前日下午他去了符府一趟,想来是符景烯或者清舒对他说了什么吧!”

小瑜想着之前跟清舒的吐槽,很笃定地说道:“不管是我还是清舒,我们说的话关振起都不会相信,只有符景烯的话他能听进去一些。”

莫琪一听就明白,说道:“郡主,那这次可得好好谢谢清舒,她这么做事为了大少爷他们。”

不为几个孩子,就清舒的性子早不搭理关振起了。

小瑜也明白其中的关窍,点头说道:“说得很对,这次我确实要好好谢谢她。”

当日傍晚,清舒看到小瑜拿来的一对越窑青瓷莲花瓣碗很是摸不着头脑:“要送礼也得等酒宴那日再送,现在就送来做什么?”

而且就算要送,也没必要送这么贵重的礼。越窑传下来的本就很少,而这对青瓷莲花瓣碗耀眼夺目,更是越窑里的珍品,可以说价值连城了。

“喜欢吗?”

漂亮的东西谁不喜欢,但清舒且不愿要,她摇头说道:“这礼我不能收,拿回去吧!”

小瑜早知道她会这么说,乐呵呵地说道:“这是我的谢礼。关振起将殷氏送去家庙了,可算出了我心头一口恶气,这一切都是的功劳。”

虽然说她也能弄死殷静竹,但她可不想为了这么个东西弄脏自己的手。并且不管什么事做了就会有痕迹,万一以后有人抓着这件事攻讦她,那就太不值当了。

清舒有些讶异,问道:“殷氏被送去家庙了,什么时候的事?”

小瑜高兴地点头道:“昨日送去的。我还以为他会一直眼盲心盲下去了,没想到这次的事竟然让他看穿了殷氏的真面目。”

这事还得关振起自己去查,亲眼所见亲耳所听才会相信,不然的话又以为是别人在陷害污蔑那女人呢!

清舒将这对碗推了回去,说道:“我让景烯点出这件事并不是为了们,而是怕他这样无原则地袒护殷氏将来会连累到我们。”

小瑜笑着说道:“我也怕啊!就怕他将来被殷氏连累成了罪臣,到时候沐晨跟沐晏的前程都要被影响。”

好在现在清舒帮他解决了这个隐患以后再不用担心了,也就知道清舒的性子不然她就不是送一对碗了。

见清舒执意不要,小瑜道:“若不收我就送给窈窈了,这东西以后当嫁妆还是不错的。”

清舒无奈,说道:“这么昂贵的东西也舍得。”

小瑜笑眯眯地说道:“送给又有什么舍不得的?别说东西了,就是要我这个人我也愿意给的。”

清舒一脸嫌弃地说道:“每年花销大几万的人我可养不起。”

这大几万不是说郡主府的开支,而是指小瑜自个买衣裳首饰等东西的花销。

小瑜乐呵呵地说道:“不用养,我自个能养活自个。”

清舒端起其中的一只碗看着上面的并蹄莲,这并蒂莲暗寓“百年好合,永结同心”,非常的吉利。

清舒端详了下道:“这对碗是从大长公主还是爹那儿哄来的?”

像这样寓意吉庆的珍品根本不可能在市面上流通,得了他们的人都会作为家传宝贝传给后代子孙,也只小瑜这个败家的才会拿出来送人了。

小瑜乐得不行,说道:“这眼神可真利索,这对碗啊是去年过年的时候我祖母赏给我的。传闻唐太宗的女儿高阳公主成亲时,太宗皇帝觉得它们寓意好就赏给高阳公主做嫁妆。”

清舒笑着说道:“这碗寓意是很好,但高阳公主与房玄爱两人的结局可不好。”

所以说寓意再好的东西也没用,日子能否过好还得看夫妻两人。

小瑜说道:“东西好就行,管用过它的人什么结局。说起来还真羡慕唐朝的女人,地位比现在高多了,那时候的公主郡主可以随便养面首,不像现在哪个公主敢明目张胆地养面首。”

清舒笑了下。何止是公主皇后都明目张胆地有相好。不过女子想要恢复到唐朝时的地位,这个不是一般的难。

小瑜觉得话题有些扯远了,指着两个碗笑着道:“这东西再贵重也无法表达我的感激之情,所以东西一定要收下。”

清舒笑着说道:“好,我收下,不过后日的酒宴别再送礼了。”

“这是为我省钱呢,我可巴不得。”小瑜问道:“这么忙,酒宴谁来张罗,要不要我来帮忙?

清舒笑着说道:“不用,到时我舅母会来帮着张罗。不过那天可以早点过来,帮我招待下客人。”

小瑜一口应下。